首頁

唐詩鑑賞下 - 39 / 171
古典詩類 / 唐代詩人 / 本書目錄
  

唐詩鑑賞下

第39頁 / 共171頁。

 大小:

 第39頁   
  
FireFox、Edge瀏覽器可關屏朗讀
Chorme則需開屏朗讀。

自從此後閉門,夜夜狐狸上門屋。“

我聞此語骨悲,「太平誰致亂者誰?」


  

翁言:“野父何分別,耳聞眼見為君說。

姚崇宋璟作相公,勸諫上皇言語切。

燮理陰陽禾黍豐,調和中外無兵戎。

長官清平太守好,揀選皆言由至公。

開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漸漸由妃子。

祿山宮裡養作兒,虢國門前閙如市。

弄權宰相不記名,依稀憶得楊與李。

廟謨顛倒四海搖,五十年來作瘡痍。

今皇神聖丞相明,詔書才下吳蜀平。

官軍又取淮西賊,此賊亦除天下寧。

年年耕種宮前道,今年不遣子孫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廟謨休用兵。

連昌宮,唐代皇帝行宮之一,高宗顯慶三年(658)建,故址在河南府壽安縣(今河南宜陽)西十九里。元和十三年(818),元稹在通州(州治在今四川達縣)任司馬,寫下這首著名的長篇敘事詩,通過連昌宮的興廢變遷,探索安史之亂前後唐代朝政治亂的因由。

全詩基本上可分為兩大段。

第一段從「連昌宮中滿宮竹」至「夜夜狐狸上門屋」,寫宮邊老人訴說連昌宮今昔變遷。

前四句是一段引子,先從連昌宮眼前亂竹叢生,落花滿地,一派幽深衰敗的景象下筆,引出宮邊老人。老人對作者的泣訴可分兩層意思。

第一層從「小年進食曾因入」至「楊氏諸姨車鬥風」,寫連昌宮昔日的繁華盛況。

寒食節,百姓禁菸,宮裡卻燈火輝煌。唐玄宗和楊貴妃在望仙樓上通宵行樂。琵琶專家賀懷智作壓場演奏,宦官高力士奉旨尋找著名歌女念奴進宮唱歌。邠王李承寧(二十五郎)吹管笛,笙歌響徹九霄。李謨傍靠宮牆按着笛子,偷學宮裡新制的樂曲。詩人在描繪了一幅宮中行樂圖後,又寫玄宗回駕時萬人夾道歌舞的盛況。

第二層從「明年十月東都破」至「夜夜狐狸上門屋」,寫安祿山叛軍攻破東都洛陽,連昌宮從此荒廢。安史亂平後,連昌宮也長期關閉,玄宗以後的五位皇帝都不曾來過。直到元和十二年,使者奉皇帝命來連昌宮砍竹子,在宮門開時老人跟着進去看了一會,只見荊榛灌木叢生,狐狸野兔恣縱奔馳,舞榭樓閣傾倒歪斜,一片衰敗荒涼。安史亂後,玄宗依然下榻連昌宮,晚景淒涼。宮殿成為蛇燕巢穴,香案腐朽,長出菌蕈來。當年楊貴妃住的端正樓,如今物是人非,再不見倩影了。

第二大段從「我聞此語心骨悲」至「努力廟謨休用兵」。通過作者與老人的一問一答,探討「太平誰致亂者誰」及朝政治亂的因由。

詩中稱讚姚崇、宋璟作宰相秉公選賢任能,地方長官清平廉潔,因而出現了開元盛世。姚、宋死後,朝廷漸漸由楊貴妃操縱。安祿山在宮裡被貴妃養作義子,虢國夫人門庭若市。奸相楊國忠和李林甫專權誤國,終於給國家帶來了動亂和災難。接着詩筆轉而稱讚當今憲宗皇帝大力削平藩鎮叛亂,和平有望。結句,作者意味深長地點明主旨:祝願朝廷努力策劃好國家大計,安定社稷,結束內戰,不再用兵。

這首詩針砭唐代時政,反對藩鎮割據,批判奸相弄權誤國;提出所謂「聖君賢卿」的政治理想。它含蓄地揭露了玄宗及皇親驕奢淫佚的生活和外戚的飛揚跋扈,具有一定的歷史上的認識意義。前代詩評家多推崇這首詩「有監戒規諷之意」,「有風骨」,把它和白居易《長恨歌》並稱,同為膾炙人口的長篇敘事詩。


  
這首《連昌宮詞》在藝術構思和創作方法上,顯然受到當時傳奇小說的影響。詩人既植根於現實生活和歷史,又不囿于具體的歷史事實,虛構一些情節並加以藝術的誇張,把歷史人物和社會生活事件集中在一個典型環境中來描繪,寫得異常鮮明生動,從而使主題具有典型意義。例如,有關唐玄宗和楊貴妃在連昌宮中的一段生活,元稹就不是以歷史家嚴格實錄的「史筆」,而是用小說家創造性的「詩筆」來描摹的。據陳寅恪的考證,唐玄宗和楊貴妃兩人沒有一起去過連昌宮。詩中所寫,不少地方是根據傳聞加以想象而虛擬。如連昌宮中的所謂望仙樓和端正樓,實際上是驪山上華清宮的樓名。李謨偷曲事發生在元宵節前夕東都洛陽的天津橋上,並不是在寒食節夜裡連昌宮牆旁。其他如念奴唱歌,二十五郎吹笛,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鬥風等,都不出現在壽安縣的連昌宮內或宮前。元稹充分發揮藝術的想象力,把發生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上的事件集中在連昌宮內來鋪敘,並且還虛構一些情節,用以渲染安史之亂前所謂太平繁華的景象,突出主題思想。從詩的自注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作者對念奴唱歌、李謨偷曲等事所產生的歷史背景,並不是不知道的,他如此處理,實在是有意識地學習唐人傳奇所常用的典型化方法來創作。這樣一來,整首《連昌宮詞》在某些細節上雖不符合具體的歷史事實,但卻形象地反映了歷史和社會生活發展的某些本質方面,具有藝術的真實性。至于詩中說到平吳蜀、定淮西等歷史事件,則又具有歷史的真實性和濃烈的現實感。

這首詩的情節,寫得真真假假,假中有真,真假相襯,互相對照。正如陳寅恪所指出的那樣:「連昌宮詞實深受白樂天、陳鴻長恨歌及傳之影響,合併融化唐代小說之史才詩筆議論為一體而成。」(《元白詩箋證稿》第三章)在我國敘事詩的發展史上,《連昌宮詞》有獨自的風格特色。

(何國治)

離思五首(其四)

離思五首(其四)

元稹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取次花從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此為悼念亡妻韋叢之作。詩人運用「索物以托情」的比興手法,以精警的詞句,讚美了夫妻之間的恩愛,表達了對韋叢的忠貞與懷念之情。

首二句「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是從《孟子。盡心》篇「觀于海者難為水,游于聖人之門者難為言」變化而來的。兩處用比相近,但《孟子》是明喻,以「觀于海」比喻「游于聖人之門」,喻意顯明;而這兩句則是暗喻,喻意並不明顯。滄海無比深廣,因而使別處的水相形見絀。巫山有朝雲峰,下臨長江,雲蒸霞蔚。據宋玉《高唐賦序》說,其雲為神女所化,上屬於天,下入于淵,茂如松榯,美若嬌姬。因而,相形之下,別處的雲就黯然失色了。「滄海」、「巫山」,是世間至大至美的形象,詩人引以為喻,從字面上看是說經歷過「滄海」、「巫山」,對別處的水和雲就難以看上眼了,實則是用來隱喻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有如滄海之水和巫山之雲,其深廣和美好是世間無與倫比的,因而除愛妻之外,再沒有能使自己動情的女子了。

「難為水」、「不是雲」,情語也。這固然是元稹對妻子的偏愛之詞,但象他們那樣的夫妻感情,也確乎是很少有的。元稹在《遣悲懷》詩中有生動描述。因而第三句說自己信步經過「花叢」,懶于顧視,表示他對女色絶無眷戀之心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