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黎聖母院 - 3 / 181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巴黎聖母院

第3頁 / 共181頁。

,就在我們家門口,就在我們窗戶下面,就在這偉大的城市,在這文人薈萃之都,在這出版、言論、思想之都!這一樁樁破壞文物的行徑,不顧被這種膽大妄為而攪得不知所措的批評界的譴責,天天在我們眼皮底下,在巴黎廣大藝術家的眼皮底下,不斷地策劃,爭論、起始、接二連三、安然胡為,我們不禁在這裡指出數例,來結束這個「按語」。最近把巴黎大主教府拆除了,這座建築格調平庸,拆了也就罷了,可是那班專以拆毀為能事的建築師不問青紅皂白,把十四世紀遺留下來的主教府這一稀世古蹟,也連同大主教府一齊拆毀了。他們良莠不分,統統拔除了事。現在有人在議論要把樊尚城堡①奇妙的小教堂拆掉,用拆下的磚石去修築什麼莫名其妙的城防,連多梅尼②在世時都不需要的工事。一方面不惜重金去修繕和恢復波旁王宮那座破舊房屋,另一方面卻任憑陣陣秋分大風把聖小教堂③絢麗斑斕的彩色玻璃打得粉碎。屠宰場聖雅各教堂的塔樓搭起腳手架幾日了,最近哪天早上就要動手揮鎬了。司法宮那兩座令人瞻仰的塔樓之間已經有個泥水匠要在那裡蓋起一間白色小屋。另一個泥水匠即將把那座有三個塔樓、名為聖日耳曼-德-普瑞的封建時代修道院大肆閹割。當然定會有某個泥水匠去拆毀聖日耳曼-奧克塞魯瓦④小教堂的。這班泥水匠個個自命為建築師,由省官府或國庫雜支中支給薪俸,居然也身着綠色華服⑤。凡是能以冒充的雅趣去損害真正雅趣的勾當,他們樣樣幹得出來。就在我們寫這「按語」的時刻,有個泥水匠正在擺佈杜伊勒麗宮,另一個正在菲利貝.德洛姆⑥的門面正中砍了一刀,這個泥水匠先生的粗笨建築物,便厚顏無恥地趴在文藝復興時代那一座座典雅的宮殿的正面,多麼觸目驚心的情景!誠然,比起我們這個時代種種庸俗不堪的醜事來,這就算不上什麼了。

①樊尚城堡建於十四世紀位於巴黎東部,至今尚存。其小教堂于十三世紀為路易九世所建。

②聖小教堂在原司法宮內,至今尚存。

③皮埃樂.多梅尼(17771832),「木腿」將軍,樊尚城堡要塞司令,曾固守城堡、抵抗反拿破崙盟軍而著稱。

④日耳曼-奧克塞魯瓦(約378448),奧克塞魯瓦主教,曾被教皇塞萊斯坦一世派往英國去反對異教。

⑤綠色華服是法蘭西學院院士的禮服。

⑥菲利貝.德洛姆(約151015151570),法國著名建築家,一五四七年被亨利二世任命為王家建築總監,曾設計和建造了許多著名的建築,如楓丹白露宮、杜勒伊裡宮,是古典建築藝術的熱愛者。

一八三二年十月二十日于巴黎資料來源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供個人收藏請勿商用


 第一卷 
  第01章 大廳

距今三百四十八年六個月一十九天,巴黎老城、大學城和新城三重城廓裡,一大早群鐘便敲得震天價響,把全市居民都弄醒了。然而,一四八二年一月六日,這一天在歷史上並非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一清早便使群鐘轟鳴、萬民齊動的事情,也無關緊要,不足記取。既不是庇卡底人或是勃艮第人來攻城,也不是抬着聖物盒的巡列儀,也不是拉阿斯葡萄園的學子們起來造反,也不是「我們稱為無比威赫之主國王陛下」進城,甚至也不是在巴黎司法廣場對男女扒手進行賞心悅目的絞刑,更不是十五世紀司空見慣的某外國使者身著奇裝異服,頭飾羽冠,突然而至。最後一支這樣人馬,弗朗德勒禦使們,抵達巴黎還不到兩天呢,他們是前來為法蘭西王儲和弗朗德勒的瑪格麗特公主締結婚約的。這叫波旁紅衣主教大人傷透腦筋,但為了取悅國王,不得不對這群吵吵閙閙、土裡土氣的弗朗德勒市長們笑臉相迎,而且還在他的波旁府邸裡招待他們觀看「許多精彩的寓意劇、傻劇和閙劇」,不料一陣傾盆大雨,把府邸門口的華麗帷幔全浸沒了。

一月六日那天,正如約翰·德·特洛瓦所說的,「使得全巴黎民眾激奮的」是這一天從遠古以來適逢兩個隆重的節日,即主顯節和狂人節。這一天,按習慣將在河灘放焰火,在布拉克小教堂種植五月樹,在司法宮演出聖蹟劇。府尹大人的差役,穿著華麗的紫紅色駝毛布襯甲衣,胸首碼着兩個白色大十字,頭一天晚上就在十字街頭吹着喇叭,高聲吆喝過了。一清早,住家和店舖就關上門,成群的市民,男男女女,從四面八方湧向指定的三個地點。人人早已心中有個譜,有的去觀看焰火,有的去觀看種植五月樹,有的去觀看聖蹟劇。不過,巴黎愛湊熱閙的游閒之輩那種自古就有的見識真堪稱讚,群眾中絶大多數人都去看焰火,因為這正合時節;或者去觀看聖蹟劇,因為是在司法宮大廳裡演出,上有嚴嚴實實的屋頂,四面有緊閉的門窗;而那棵可憐的五月樹,花兒稀稀拉拉,看熱閙的人都不願一顧,任憑它在一月寒天下,孤零零地在布拉克小教堂的墓地上顫抖。民眾知道,前天抵達巴黎的弗朗德勒的使臣們要來觀看聖蹟劇的演出,也觀看將在同一個大廳裡舉行的狂人教皇的選舉,所以人群主要湧入通往司法宮的各條大街。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