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上 - 3 / 455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夏四月壬寅,至自華陰。于益州置行台尚書省。甲寅,加秦王益州道行台尚書令。秦王大破宋金剛于介州,金剛與劉武周俱奔突厥,遂平并州。偽總管尉遲敬德、尋相以介州降。

六月壬辰,徙封楚王杜伏威為吳王,賜姓李氏,加授東南道行台尚書令。丙午,親錄囚徒。封皇子元景為趙王,元昌為魯王,元亨為酆王;皇孫承宗為太原王,承道為安陸王,承乾為恆山王,恪為長沙王,泰為宜都王。

秋七月壬戌,命秦王率諸軍討王世充。遣皇太子鎮蒲州,以備突厥。丙申,突厥殺劉武周于白道。冬十月庚子,懷戍賊帥高開道遣使降,授蔚州總管,封北平郡王,賜姓李氏。

四年春正月丁卯,竇建德行台尚書令胡大恩以大安鎮來降,封定襄郡王,賜姓李氏。辛巳,命皇太子總統諸軍討稽胡。三月,徙封宜都王泰為衛王。竇建德來援王世充,攻陷我管州。

夏四月甲寅,封皇子元方為周王,元禮為鄭王,元嘉為宋王,元則為荊王,元茂為越王。初置都護府官員。五月己未,秦王大破竇建德之眾于武牢,擒建德,河北悉平。丙寅,王世充舉東都降,河南平。秋七月甲子,秦王凱旋,獻俘于太廟。丁卯,大赦天下。廢五銖錢,行開元通寶錢。斬竇建德于市;流王世充于蜀,未發,為仇人所害。甲戌,建德餘黨劉黑闥據漳南反。置山東道行台尚書省于洺州。八月,兗州總管徐圓朗舉兵反,以應劉黑闥,僭稱魯王。

冬十月己丑,加秦王天策上將,位在王公上,領司徒、陝東道大行台尚書令;齊王元吉為司空。乙巳,趙郡王孝恭平荊州,獲蕭銑。十一月甲申,于洺州置大行台,廢洺州都督府。庚寅,焚東都紫微宮乾陽殿。會稽賊帥李子通以其地來降。十二月丁卯,命秦王及齊王元吉討劉黑闥。壬申,徙封宋王元嘉為徐王。

五年春正月丙申,劉黑闥據洺州,僭稱漢東王。三月丁未,秦王破劉黑闥于洺水上,盡復所陷州縣,黑闥亡奔突厥。蔚州總管、北平王高開道叛,寇易州。

夏四月庚戌,秦王還京師,高祖迎勞于長樂宮。壬申,代州總管、定襄郡王大恩為虜所敗,戰死。六月,劉黑闥引突厥寇山東。置諫議大夫官員。秋七月丁亥,吳王伏威來朝。隋漢陽太守馮盎以南越之地來降,嶺表悉定。八月辛亥,以洺、荊、並、幽、交五州為大總管府。改封恆山王承乾為中山王。葬隋煬帝于揚州。丙辰,突厥頡利寇雁門。己未,進寇朔州。遣皇太子及秦王討擊,大敗之。

冬十月癸酉,遣齊王元吉擊劉黑闥于洺州。時山東州縣多為黑闥所守,所在殺長吏以應之。行軍總管、淮陽王道玄與黑闥戰于下博,道玄敗沒。十一月甲申,命皇太子率兵討劉黑闥。丙申,幸宜州,簡閲將士。十二月丙辰,校獵于華池。庚申,至自宜州。皇太子破劉黑闥于魏州,斬之,山東平。

六年春正月,吳王杜伏威為太子太保。二月辛亥,校獵于驪山。三月乙未,幸昆明池,宴百官。

夏四月己未,舊宅改為通義宮,曲赦京城繫囚,於是置酒高會,賜從官帛各有差。癸酉,以尚書右仆射、魏國公裴寂為左仆射,中書令、宋國公蕭瑀為右仆射,侍中、觀國公楊恭仁為吏部尚書。秋七月,突厥頡利寇朔州,遣皇太子及秦王屯并州以備之。

八月壬子,東南道行台仆射輔公祏據丹陽反,僭稱宋王,遣趙郡王孝恭及嶺南道大使、永康縣公李靖討之。丙寅,吐谷渾內附。九月丙子,突厥退,皇太子班師。改東都為洛州。高開道引突厥寇幽州。冬十月,幸華陰。

十一月,校獵于沙苑。十二月乙巳,以奉義監為龍躍宮,武功宅為慶善宮。甲寅,至自華陰。

七年春正月己酉,封高麗王高武為遼東郡王,百濟王扶餘璋為帶方郡王,新羅王金真平為樂浪郡王。二月,高開道為部將張金樹所殺,以其地降。丁巳,幸國子學,親臨釋奠。改大總管府為大都督府。吳王伏威薨。三月戊寅,廢尚書省六司侍郎,增吏部郎中秩正四品,掌選事。戊戌,趙郡王孝恭大破輔公祏,擒之,丹陽平。

夏四月庚子,大赦天下,頒行新律令。以天下大定,詔遭父母喪者聽終制。五月,造仁智宮于宜州之宜君縣。李世勣討徐圓朗,平之。六月辛丑,幸仁智宮。

秋七月甲午,至自仁智宮。巂州地震山崩,江水咽流。八月戊辰,突厥寇并州,京師戒嚴。壬午,突厥退。乙未,京師解嚴。冬十月丁卯,幸慶善宮。癸酉,幸終南山,謁老子廟。十一月戊辰,校獵于高陵。庚午,至自慶善宮。

八年春二月己巳,親錄囚徒,多所原宥。

夏四月,造太和宮于終南山。六月甲子,幸太和宮。突厥寇定州,命皇太子往幽州,秦王往并州,以備突厥。八月,并州道總管張公謹與突厥戰于太谷,王師敗績,中書令溫彥博沒于賊。九月,突厥退。冬十月辛巳,幸周氏陂校獵,因幸龍躍宮。十一月辛卯,幸宜州。庚子,講武于同官縣。改封蜀王元軌為吳王,漢王元慶為陳王。加授秦王中書令,齊王元吉侍中。天策上將府司馬宇文士及權檢校侍中。十二月辛酉,至自宜州。

九年春正月丙寅,命州縣修城隍,備突厥。尚書左仆射、魏國公裴寂為司空。

二月庚申,加齊王元吉為司徒。戊寅,親祠社稷。三月辛卯,幸昆明池。夏五月辛巳,以京師寺觀不甚清淨,詔曰:

釋迦闡教,清淨為先,遠離塵垢,斷除貪慾。所以弘宣勝業,修植善根,開導愚迷,津梁品庶。是以敷演經教,檢約學徒,調懺身心,舍諸染著,衣服飲食,咸資四輩。

自覺王遷謝,像法流行,末代陵遲,漸以虧濫。乃有猥賤之侶,規自尊高;浮惰之人,苟避徭役。妄為剃度,托號出家,嗜欲無厭,營求不息。出入閭裡,周旋闤闠,驅策田產,聚積貨物。耕織為生,估販成業,事同編戶,跡等齊人。進違戒律之文,退無禮典之訓。至乃親行劫掠,躬自穿窬,造作妖訛,交通豪猾。每罹憲網,自陷重刑,黷亂真如,傾毀妙法。譬茲稂莠,有穢嘉苗;類彼淤泥,混夫清水。又伽藍之地,本曰淨居,棲心之所,理尚幽寂。近代以來,多立寺舍,不求閒曠之境,唯趨喧雜之方。繕采崎嶇,棟宇殊拓,錯舛隱匿,誘納奸邪。或有接延鄽邸,鄰近屠酤,埃塵滿室,膻腥盈道。徒長輕慢之心,有虧崇敬之義。且老氏垂化,實貴沖虛,養志無為,遺情物外。全真守一,是謂玄門,驅馳世務,尤乖宗旨。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