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西晉演義全書目錄
蔡東藩
西晉演義 - 31

惠帝也全然未覺,任憑賈后擇人侍寢,一些兒不加防閒。可謂慷慨。太醫令程據,狀貌頎晰,為後所愛,後借醫病為名,一再召診,竟要他值宿宮中,連宵侍奉。定然是神針法灸,難道是燕侶鶯儔?據憚後淫威,不得已勉承後命,療治相思。 偏後得隴望蜀,多多益善, ...

西晉演義 - 32

平陽名士韋忠,為裴頠所器重,薦諸張華,華即遣屬吏徵聘,忠辭疾不至。有人問忠何不就征?忠慨然道:「張茂先華字茂先。華而不實,裴逸民頠字逸民。欲而無厭,棄典禮,附賊後,這豈大丈夫所為?逸民每有心托我,我常恐他蹈溺深淵,餘波及我,怎尚可褰裳往就呢 ...

西晉演義 - 33

太子醉眼模糊,也不辨為何語,但看原稿中為何字,依次照錄,字跡多歪歪斜斜,殘缺不全,好容易錄就二紙,交與承福持去。太子酒尚未醒,當由內侍擁掖出宮,扶上寢輿,使他自返。翌晨,由惠帝禦式乾殿,召令王公大臣,使黃門令董猛,賫出二紙,遍示群僚,且對眾 ...

西晉演義 - 34

太子至許昌後,常恐見鴆,所有飲食,必令宮人當面煮熟,方敢取嘗。孫慮到了許昌,先與監守官劉振說明,振即徙太子至小坊中,絶不與食。宮人得太子厚恩,尚從牆上遞給食物,俾得充饑。那孫慮急欲覆命,徑持入毒藥,逼令太子吞下。 太子不肯照服,託詞如廁。 ...

西晉演義 - 35

後來晉廷憐女無辜,始改革舊制,女不從坐,惠帝全無主意,一任倫濫殺無辜。倫又恃孫秀為耳目,秀言可殺即殺,秀言不可殺即不殺。倫也是個傀儡。秀復為倫決計,廢賈后為庶人,遷往金墉城。 後黨劉振、董猛、孫慮、程據等一體捕誅。劉振等死有餘辜。司徒王戎 ...

西晉演義 - 36

允還道他是前來幫助,又見他持着詔書,定有他命,便令軍士開陣納胤,自己下馬受詔。不防胤突至允前,拔出利刃,竟將允揮為兩段。允眾相顧錯愕,胤復對眾宣詔,略言「允擅自稱兵,罪在不赦,除允家外,脅從罔治」等語。於是大眾駭散。 允子秦王鬱漢王迪等, ...

西晉演義 - 37

倫又假作謙恭,固讓不受,一班寡廉鮮恥的王大臣,早已由孫秀運動,一齊趨至,滿口是功德巍巍,天與人歸的套話,趨奉倫前,再三勸進。倫遂直任不辭,於是遣左衛將軍王輿,前軍將軍司馬雅等,率甲士入殿,曉諭三部司馬,示以威賞。三部莫敢抗議,唯唯聽命。倫乃 ...

西晉演義 - 38

卻說齊王冏兵至潁陰,正與張泓軍相遇,彼此交鋒,冏軍失利,死亡至數千人,輜重亦半為所奪。冏收集敗卒,再圖一戰,乃分軍渡潁,復為張泓所遏,不能前進。泓遂於潁上列陣,日夜防守。孫輔等亦陸續相會,與泓分地屯兵。 冏乘夜掩擊,泓軍不動,獨孫輔駭退, ...

西晉演義 - 39

大司馬齊王冏,表請呈復張華裴頠及解結兄弟原官,有詔令廷臣會議,積久未決。越年,始得如冏所請,為張裴二解昭雪,復還官階,撥歸原產,且遣使弔祭。海內想望太平,總道是撥亂反正,除逆申冤,好從此重見天日了。哪知天不祚晉,內亂未已,東萊王蕤與左衛將軍 ...

西晉演義 - 40

紹既上疏,又致冏書,援引唐虞茅茨,夏禹卑宮的美跡,作為規諷。冏雖巽言答覆,終不少改。那惠帝是個糊塗人物,不識好歹,就使嵇侍中上書萬言,也似不見不聞,徒然置諸高閣罷了。冏坐拜百官,符敕三台,選舉不公,嬖佞用事。 殿中御史桓豹,因事上奏,未曾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