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西晉演義 - 5 / 291
古典小說類 / 蔡東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於是趁着秋獮時候,再簡將帥,特任魯公兼車騎將軍賈充,都督秦涼二州軍事。這詔一下,累得賈充日夕徬徨,不知所措。他本來沒甚韜略,徒靠着諂媚逢迎伎倆,得列元勛,看官閲過上文,應知他有兩大功勞,第一着是與弒魏主,第二着是勸立塚子。嗣是邀殊寵,位上公,蟠踞朝堂,黨同伐異。

太尉臨淮公荀勖,侍中荀勖,越騎校尉馮紞,皆與充友善,朋比為奸,獨侍中任顗,中書令庾純,剛直守正,不肯附充。充長女荃又為齊王攸妃,愷等恐他威焰日加,必為後患,可巧武帝擇將西征,遂入內密陳,請命充都督秦涼。武帝竟允所請,驟然頒下詔書,迅雷不及掩耳,幾令充莫名其妙。及仔細探聽,方知由任顗等所薦舉。

外示推崇,實是排斥,不由的懊恨異常,但又無法推辭,只好託詞募兵,遷延數月;到了寒信迭催,不便再挨,只好硬着頭皮,上朝辭行。百僚往餞夕陽亭,盛筵相待,酒至半酣,充離座更衣,荀勖亦起身隨入,兩人得一處密談。充皺眉道:「我實不願有此行,公可為我設策否?」勖答道:「公為朝廷宰輔,乃受制一夫,煞是可恨。勖為公籌畫已久,苦無良策,近得宮中消息,卻有一隙可乘,若得成事,公自得免遠行了。」充問有何事?勖又道:「聞主上為太子議婚,公尚有二女待字,何不乘此營謀,倘蒙俞允,是遣嫁在邇,主上亦不使公行了。」充獰笑道:「恐無此福。」勖湊機道:「事在人為。」說至此,又與充附耳數語。

充喜出望外,向勖再拜,恨不得跪下磕頭。極力形容。勖慌忙答禮,握手並出,還座暢飲。待至日暮興闌,彼此方纔告別。

充徐徐就道,每日不過行了數里,老天有意做人美,竟連宵降雪,變成一個粉妝玉琢的世界,千山皆白,飛鳥不通,何況這遠行軍士呢?充即遣使飛奏,說是雨雪載涂,難以行道,惟有待晴再往一法。果然皇恩浩蕩,曲體軍心,便令充折回都門,緩日起程。充喜如所期,匆匆還都。時來福湊,皇太子結婚問題,竟被充運動到手,得將三女許字青宮,這正是一大喜事,差不多似錦上添花。

原來太子衷年已十二,武帝欲為他擇配,擬納衛瓘女為太子妃。充妻郭槐,早思將己女許配太子,暗地里納賂宮人,托她們向楊後處說合。婦人家耳朵最軟,屢經左右提及賈女,說她如何有德,如何有才,不由的艷羡起來,便乘武帝入宮時,勸納賈女為塚婦。武帝搖首道:「不可,不可。」楊後驚問何因?武帝道:「我意願聘衛女,不願聘賈女。衛氏種賢,並且多子,女貌秀美,身長面白,賈氏種妒,子息不蕃,女貌醜劣,身短面黑,兩家相較,優劣不同,難道舍長取短麼?」初意原是不差。楊後道:「聞賈女頗有才德,陛下不應固執成見,坐失佳婦。」武帝仍然不答。

楊後又固請武帝訪問群臣,證明可否。武帝方略略點首。越宿召群臣入宴,與論太子婚事,荀勖正得列座,力言賈女賢淑,宜配儲君。再加荀瓘馮紞,亦極口稱讚賈女,說得天花亂墜,娓娓動聽。

武帝不覺移情,便問:「賈充共有幾女?」荀勖答道:「充前妻生二女,已經出嫁,後妻生二女,尚未字人。」武帝又問:「未字二女,年齡幾何?」勖又答道:「臣聞他季女最美,年方十一,正好入配青宮。」武帝道:「十一歲未免太幼。」瓘即介面道:「還是賈氏三女,已十有四齡,貌雖未及幼女,才德比幼女為優,女子尚德不尚色,還請聖裁!」好一個有德女子,請看將來。

武帝道:「既如此說,不如叫賈氏三女,入配吾兒。」勖等聞言,便離席拜賀。媒人做成了,我且當為媒人賀喜。武帝也有喜色,再令勖等入席,續飲數巡,方撤席而散。

是日充正還都,荀勖等一出殿門,便歡天喜地,跑往賈府稱賀去了。

小子走筆至此,更不得不將賈充二妻,詳敘一番。充本娶魏中書令李豐女為婦,頗有才行,生下二女,長名荃,便是齊王攸妃,次名浚,亦得適名門。李豐前為司馬師所殺,充妻李氏,亦坐父罪被戍,與充訣別,自往戍所。充不耐鰥居,更娶城陽太守郭配女,叫做郭槐。

槐性妒悍,為充所憚,晉武踐阼,頒詔大赦,李氏蒙恩釋歸,留居母家。武帝方感賈充舊惠,即對司馬昭固請立長之功。特別隆寵,命得置左右夫人。充母柳氏,亦囑充迎還故婦,郭槐攘袂忿爭道:「佐命榮封,惟我得受,李氏乃一罪奴,怎得與我並等?」充素畏閫威,未便逆命,只好委曲答詔,託言臣無大功,不敢當兩夫人盛禮。

武帝還道他謙卑自牧。哪知是河東獅吼,從中作梗哩。俗稱懼內多富,充之富貴,想即出此。已而長女荃得為齊王攸妃,復欲替母設法,令得迎還。

充終畏郭槐,但築室居李,未嘗往來。荃至充前,籲請一往,充仍不許。及充奉命西行,荃復與妹浚同往勸充,求充會母,甚至叩頭流血,尚不見允。郭槐卻妒上加妒,定欲將己女入配東宮,與荃比勢。

她有二女,長名南風,幼名午,南風矮胖不文,午雖短小,尚有姣容。此次與太子為配,正是矮而且胖的賈南風。賈充聞武帝俯允婚事,自然笑逐顏開,對著荀勖等人,稱謝不置。還有屏後探信的郭槐,得着這個好消息,真個是喜從天降,愉快莫名。

自是備辦奩具,無日不忙。充亦幾無暇晷,把西征事擱在腦後,就是武帝也並不問及。至年暮下詔,仍令充復居原職,兩老二小,團圞過年,快意更可知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