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西晉演義 - 8 / 291
古典小說類 / 蔡東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孚雖未嘗忘魏,然不能遠引,仍在朝柄政,自稱有魏貞士,毋乃不倫。孚長子邕襲爵為王,餘子亦授官有差,外如博陵公王沈,鉅鹿公裴秀,樂陵公石苞,壽光公鄭沖,臨淮公荀顗等,俱相次告終。又有武帝庶子城陽王憲,東海王祗,亦皆夭逝。武帝屢次哀悼,常有戚容,不意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那楊皇后做了八九年的國母,已享盡人間富貴,竟致一病不起,也要歸天。

後與武帝情好甚篤,六宮政令,委後獨裁,武帝從未過問。就是後庭妾禦,為數無多,也往往敝服損容,不敢當夕。自從武帝即位,至泰始八年,除舊有宮妾外,只選了一個左家女,拜為修儀。左女名芬,乃是秘書郎左思女弟。

左思字太沖,臨淄人氏,家世儒學,夙擅文名,嘗作《齊都賦》,一年乃成,妃白儷黃,備極工妙。嗣又續撰《三都賦》,魏吳蜀三都。構思窮年,自苦所見未博,因移家京師,搜采各書,朝夕瀏覽,每得一句,即便錄出,留作詞料。菑陽公衛顗及著作郎張載,中書郎劉逵等,聞思好學能文,皆引與交遊,且薦為秘書郎。

思得了此官,所有天府藏書,任他取閲,左宜右有,始得將《三都賦》製成。屈指年華,正滿十稔,後人稱他為煉都十年。三賦脫稿,都下爭抄,洛陽為之紙貴,就是左太沖三字的價值,也冠絶一時。隨筆帶入左思煉都,意在重才。

左芬得兄教授,刻意講求,仗着她慧質靈心,形諸歌詠,居然能下筆千言,作一個掃眉才子。武帝慕才下聘,左思只好應命,遣芬入宮,更衣承寵,特沐隆恩。可惜她姿貌平常,容不稱才,武帝雖然召幸,終嫌未足,因此得隴望蜀,復欲廣選絶色女子,充入後庭。

會海內久安,四方無事,遂詔選名門淑質,使公卿以下子女,一律應選,如有隱匿不報,以不敬論。那時豪門貴族,不敢違慢,只好將親生女兒,盛飾艷妝,送將進去。武帝挈了楊後,臨軒親選,但見得粉白黛綠,齊集殿門,楊後陰懷妒忌,表面上雖無慍色,心計中早已安排,待各選女應名趨入,遇有艷麗奪目,即斥為妖冶不經,未堪中選,惟身材長大,面貌潔白,饒有端莊氣象,才稱合格。娶媳時何不操定此見?武帝也無可奈何,只好由她揀擇。

俄有一卞家女冉冉進來,生得一貌如花,格外嬌艷,武帝格外神移,掩扇語後道:「此女大佳。」後應聲道:「卞氏為魏室姻親,三世後族,今若選得此女,怎得屈以卑位?不如割愛為是。」好辯才。武帝窺透後意,只好捨去。

卞女退出,復來了一個胡女,卻也艷麗過人,惟乃父奮為鎮軍大將軍,女秉有遺傳性質,婀娜中有剛直氣,後乃不復多說,便許武帝選定。當時中選女子,概用絳紗系臂,胡女籠紗下殿,自思不得還見父母,未免含哀,甚至號泣有聲。左右忙搖手示禁道:「休哭!休哭!恐被陛下聞知。」胡女反朗聲道:「死且不怕,怕甚麼陛下?」倒是一個英雌。

武帝頗有所聞,暗暗稱奇。嗣複選得司徒李胤女,廷尉諸葛沖女,太仆臧權女,侍中馮蓀女等,共數十人,乃退入後宮,是夕不傳別人,獨宣入胡家女郎,問她閨名,系一芳字。當下叫她侍寢,胡女到了此時,也只好唯命是從。一夜春風,恩周四體,翌晨即有旨傳出,着洛陽令司馬肇奉冊入宮,拜胡芳為貴嬪。

復因左芬先入,恐她抱怨,也把貴嬪綠秩,賞給了她。後來複召幸諸女,只有諸葛女最愜心懷,小名叫一婉字,頗足相副,因亦封為夫人,但尚未及胡貴嬪的寵遇,一切服飾,僅亞楊後一等,後宮莫敢與爭。獨後由妒生悔,由悔生愁,竟致染成一病,要與世長辭了。插入此段,包含無數筆墨。

武帝每日入視,且迭征名醫診治,始終無效,反逐漸加添起來。時已為泰始十年初秋,涼風一霎,吹入中宮,楊後病勢加劇,已是臨危,武帝親至榻前,垂涕慰問,後勉強抬頭,請武帝坐在榻上,乃垂頭枕膝道:「妾侍奉無狀,死不足悲,但有一語欲達聖聰,陛下如不忘妾,請俯允妾言!」武帝含淚道:「卿且說來,朕無不依從。」楊後道:「叔父駿有一女,小字男胤,德容兼備,願陛下選入六宮,補妾遺恨,妾死亦瞑目了。」言訖,嗚咽不止。

武帝也忍不住淚,揮灑了好幾行,並與後握手為誓,決不負約。楊後見武帝已允,才安然閉目。竟在武帝膝上,奄然長逝,享年三十七歲。看官!你道楊後何故有此遺言?她恐胡貴嬪入繼後位,太子必不得安,所以欲令從妹為繼,既好壓制胡氏,復得保全儲君,這也是一舉兩得的良策。

誰知後來反害死叔父,害死從妹。武帝也瞧破隱情,但因多年伉儷,不忍相違,所以與後為誓,勉從所請。當下舉哀發喪,務從隆備,且令有司卜吉安葬,待至窀穸有期,又命史臣代作哀策,敘述悲懷,隨即予謚曰元,奉葬峻陽陵。左貴嬪芬,獨獻上一篇長誄,追溯後德,誄文不下數千言,由小子節錄如下。

何必多出風頭,難道想做繼後不成?

維泰始十年,秋,七月,丙寅,晉元皇后楊氏崩。嗚呼哀哉!昔有莘適殷,姜姒歸周,宜德中闈,徽音永流。樊衛二姬,匡齊翼楚,馬鄧兩妃,亦毗漢主。元後光嬪晉宇,伉儷聖皇,比蹤往古。

遭命不永,背陽即陰,六宮號咷,四海慟心。嗟予鄙妾,銜恩特深。這是乏色的好處。追慕三良,甘心自沉。

何用存思?不忘德音。何用紀述?託詞翰林。乃作誄曰:赫赫元後,出自有楊,奕世朱輪,耀彼華陽。維岳降神,顯茲禎祥。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