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西晉演義 - 10 / 291
古典小說類 / 蔡東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轉瞬間為楊後二周年,遣官往祭峻陽陵,並憶及楊後遺言,擬冊楊駿女為繼後,先令內使往驗女容,果然修短得中,纖穠合度,乃援照古制,具行六禮,擇吉初冬,續行冊後典儀。屆期這一日,龍章麗采,鳳輦承恩,當然有一番熱閙。禮成以後,下詔大赦,頒賜王公以下及鰥夫寡婦有差。新皇后入宮正位,妃嬪等無不趨賀。

左貴嬪也即與列,當由武帝特旨賜宴,並命左貴嬪作頌。左貴嬪略略構思,便令侍女取過紙筆,信手疾書,但見紙上寫着:

峨峨華嶽,峻極泰清。巨靈導流,河瀆是經。惟瀆之神,惟瀆之靈,鐘于楊族,載育盛明。穆穆我後,應期挺生。

含聰履哲,岐嶷夙成。如蘭之茂,如玉之瑩。越在幼沖,休有令名。飛聲八極,翕習紫庭。

超任邈姒,比德皇英。京室是嘉,備禮致聘,令月吉辰,百僚奉迎。周生歸韓,詩人是詠。我後戾止,車服輝映,登位太微,明德日盛。

群黎欣戴,函夏同慶。翼翼聖皇,睿哲孔純。愍茲狂戾,闡惠播仁。蠲釁滌穢,與時惟新。

沛然洪赦,恩詔遐震。後之踐祚,囹圄虛陳。萬國齊歡,六合同欣。坤神*舞,天人載悅,興順降祥,表精日月。

和氣氤氳,三光朗烈。既獲嘉時,尋播甘雪。玄雲晻藹,靈液霏霏。既儲既積,待暘而晞。

曣晛沾濡,柔潤中畿。長享豐年,福祿永綏。

屬稿既成,另用彩紙謄真,約有一二個時辰,已將頌詞繕就,妃嬪等同聲讚美,推為雋才。可巧武帝在外庭畢宴,慢慢的踱入中宮,新皇后以下,一律迎駕。左貴嬪即將頌詞呈上,由武帝覽閲一周,便稱賞道:「寫作俱佳,足為中宮生色了。」說著,親舉玉巵,賜飲三觴。

左貴嬪受飲拜謝,時已昏黃,便各謝宴散去。小子有詩贊左貴嬪道:

曹氏大家常續史,左家小妹復能文。

從知大造無偏毓,巾幗多才也軼群。

宮中已經散席,帝后兩人共入龍床,同去做高唐好夢了。欲知後事,請看下回。

禍晉者賈氏,而成賈氏之禍者,實惟楊皇后。立蠢兒為太子,一誤也;納悍女為子婦,二誤也;至臨危枕膝,尚以從妹入繼為請,死且徇私,可嘆可恨。蓋婦人心性,往往只知有己,不知有家,家且不知,國乎何有?晉武為開國主,何其沾沾私愛,甘心鑄錯?甚至誤信佞臣,疑忌介弟,試思有子如衷,有媳如南風,尚堪付畀大業乎?左貴嬪一誄一頌,類多粉飾之詞,不足取信,但以一巾幗婦人,多才若此,足令鬚眉汗下。本回兩錄原文,為女界貢一詞采,非漫譽兩楊後也。

第四回

圖東吳羊祜定謀 討西虜馬隆奏捷

卻說武帝繼後楊氏,名芷,字李蘭,小名叫做男胤,年方二九,饒有姿容,並且德性婉順,能盡婦道。詳敘後德,影射下文賈后之悍。自從入繼中宮,與武帝情好甚歡,大略與前後相似。後父駿曾為鎮軍將軍,至是進任車騎將軍,封臨晉侯。

駿有弟珧,任職衛將軍,獨上表陳情道:「從古以來,一門二後,每不能保全宗族,況臣家功微德薄,怎堪受此隆恩?乞將臣表留藏宗廟,庶幾後日相證,尚可曲邀天赦,免罹禍殃。」似有先見,然看到後文,實是要挾語。武帝準如所請,乃將珧表留藏。惟駿自恃國戚,怙寵生驕,尚書郭奕等,表稱駿器量狹小,不宜重任,武帝為後推愛,竟不少省。

又是一誤。鎮軍將軍胡奮,見駿驕侈,竟直言相規道:「公靠着貴女,乃更增豪侈麼?歷觀前朝豪族,與天家結婚,輒至滅門,不過略分遲早呢。」駿瞿然道:「君女亦納入天家,何必責我?」見前回。奮微笑道:「我女雖然入宮,只配與公女作婢,怎得相比?我家卻無關損益,不如公門顯赫,令人側目,此後還請公三思!」可謂諍友。

駿終不以為意,且還疑奮有妒意,怏怏別去。既而衛將軍楊珧等,上言「古時封建諸侯,實為屏藩王室起見,今諸王公皆在京師,實與古意未合,應一律遣使出鎮,俾就外藩。且異姓諸將,散屯邊疆,非皆可恃,亦宜參用親戚,隱為監製」云云。武帝乃核定國製,就戶邑多少為差,分為三等。

大國置三軍,共五千人,次國二軍,共三千人,小國一軍,共一千五百人。凡諸王兼督軍事,各令出鎮,於是徙扶風王亮為汝南王,出為鎮南大將軍,都督豫州諸軍事。琅琊王倫為趙王,兼領鄴城守事。渤海王輔司馬孚三子。

為太原王,監并州諸軍事。東莞王(亻由)已蒞徐州,徙封琅琊王。汝陰王駿已赴關中,徙封扶風王。又徙太原王顒司馬孚孫,為後來八王之一。

為河間王,河間王威為章武王。威亦孚孫。尚有疏戚諸王公,悉令就國。大家戀戀都中,不願遠行,奈因王命難違,不得已涕泣辭去。

尋又立皇子瑋為始平王,允為濮陽王,該為新都王,遐為清河王,數子年尚幼弱,皆留居京師。

征南大將軍羊祜,久鎮襄陽,墾田得八百餘頃,足食足兵。襄陽與吳境接壤,吳主孫皓,系吳主孫權長孫,粗暴驕盈,好酒漁色。祜本欲乘隙圖吳,因吳左丞相陸凱,公忠體國,制治有方,所以虛與周旋,未敢東犯。及凱已病歿,乃潛請伐吳,適益州兵變,又致遷延。

祜有參軍王浚,奉調為廣漢太守,發兵討益州亂卒,幸即蕩平。浚得任益州刺史,講信立威,綏服蠻夷。武帝征浚為大司農,祜獨密表留浚,謂欲滅東吳,必須憑藉上流。浚才可專閫,不宜內用,武帝乃仍令留任,且加浚龍驤將軍,監督梁益二州軍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