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李爾王 - 2 / 30
外國戲劇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考狄利婭:是的,父親。

李爾:年紀這樣小,卻這樣沒有良心嗎?

考狄利婭:父親,我年紀雖小,我的心卻是忠實的。

李爾:好,那麼讓你的忠實做你的嫁奩吧。憑着太陽神聖的光輝,憑着黑夜的神秘,憑着主宰人類生死的星球的運行,我發誓從現在起,永遠和你斷絶一切父女之情和血緣親屬的關係,把你當做一個路人看待。啖食自己兒女的生番,比起你,我的舊日的女兒來,也不會更令我憎恨。

肯特:陛下——

李爾:閉嘴,肯特!不要來批怒龍的逆鱗。她是我最愛的一個,我本來想要在她的慇勤看護之下,終養我的天年。去,不要讓我看見你的臉!讓墳墓做我安息的眠床吧,我從此割斷對她的天倫的慈愛了!叫法蘭西王來!都是死人嗎?叫勃艮第來!康華爾,奧本尼,你們已經分到我的兩個女兒的嫁奩,現在把我第三個女兒那一份也拿去分了吧;讓驕傲——她自己所稱為坦白的——替她找一個丈夫。我把我的威力、特權和一切君主的尊榮一起給了你們。我自己只保留一百名騎士,在你們兩人的地方按月輪流居住,由你們負責供養。除了國王的名義和尊號以外,所有行政的大權、國庫的收入和大小事務的處理,完全交在你們手裡;為了證實我的話,兩位賢婿,我賜給你們這一頂寶冠,歸你們兩人共同保有。

肯特:尊嚴的李爾,我一向敬重您像敬重我的君王,愛您像愛總把您當作我的偉大的恩主——

李爾:弓已經彎好拉滿,你留心躲開箭鋒吧。

肯特:讓它落下來吧,即使箭鏃會刺進我的心裡。李爾發了瘋,肯特也只好不顧禮貌了。你究竟要怎樣,老頭兒?你以為有權有位的人向諂媚者低頭,盡忠守職的臣僚就不敢說話了嗎?君主不顧自己的尊嚴,干下了愚蠢的事情,在朝的端人正士只好直言極諫。保留你的權力,仔細考慮一下你的舉措,收回這種鹵莽滅裂的成命。你的小女兒並不是最不孝順你;有人不會口若懸河,說得天花亂墜,可並不就是無情無義。我的判斷要是有錯,你儘管取我的命。

李爾:肯特,你要是想活命,趕快閉住你的嘴。

肯特:我的生命本來是預備向你的仇敵拋擲的;為了你的安全,我也不怕把它失去。

李爾:走開,不要讓我看見你!

肯特:瞧明白一些,李爾;還是讓我像箭垛上的紅心一般永遠站在你的眼前吧。

李爾:憑着阿波羅起誓——

肯特:憑着阿波羅,老王,你向神明發誓也是沒用的。

李爾:啊,可惡的奴才!(以手按劍。)

奧本尼

康華爾:陛下息怒。

肯特:好,殺了你的醫生,把你的惡病養得一天比一天厲害吧。趕快撤銷你的分土授國的原議;否則只要我的喉舌尚在,我就要大聲疾呼,告訴你你做了錯事啦。

李爾:聽著,逆賊!你給我按照做臣子的道理,好生聽著!你想要煽動我毀棄我的不容更改的誓言,憑着你的不法的跋扈,對我的命令和權力妄加阻撓,這一種目無君上的態度,使我忍無可忍;為了維持王命的尊嚴,不能不給你應得的處分。我現在寬容你五天的時間,讓你預備些應用的衣服食物,免得受饑寒的痛苦;在第六天上,你那可憎的身體必須離開我的國境;要是在此後十天之內,我們的領土上再發現了你的蹤跡,那時候就要把你當場處死。去!憑着朱庇特發誓,這一個判決是無可改移的。

肯特:再會,國王;你既不知悔改,

囚籠裡也沒有自由存在。(向考狄利婭)

姑娘,自有神明為你照應:

你心地純潔,說話真誠!(向里根、高納里爾)

願你們的誇口變成實事,

假樹上會結下真的果子。

各位王子,肯特從此遠去;

到新的國土走他的舊路。(下。)

喇叭奏花腔。葛羅斯特偕法蘭西王、勃艮第及侍從等重上。

葛羅斯特:陛下,法蘭西國王和勃艮第公爵來了。

李爾:勃艮第公爵,您跟這位國王都是來向我的女兒求婚的,現在我先問您:您希望她至少要有多少陪嫁的奩資,否則寧願放棄對她的追求?

勃艮第:陛下,照着您所已經答應的數目,我就很滿足了;想來您也不會再吝惜的。

李爾:尊貴的勃艮第,當她為我所寵愛的時候,我是把她看得非常珍重的,可是現在她的價格已經跌落了。公爵,您瞧她站在那兒,一個小小的東西,要是除了我的憎恨以外,我什麼都不給她,而您仍然覺得她有使您喜歡的地方,或者您覺得她整個兒都能使您滿意,那麼她就在那兒,您把她帶去好了。

勃艮第:我不知道怎樣回答。

李爾:像她這樣一個一無可取的女孩子,沒有親友的照顧,新近遭到我的憎恨,咒詛是她的嫁奩,我已經立誓和她斷絶關係了,您還是願意娶她呢,還是願意把她放棄?

勃艮第:恕我,陛下;在這種條件之下,決定取捨是一件很為難的事。

李爾:那麼放棄她吧,公爵;憑着賦與我生命的神明起誓,我已經告訴您她的全部價值了。(向法蘭西王)至于您,偉大的國王,為了重視你、我的友誼,我斷不願把一個我所憎惡的人匹配給您;所以請您還是丟開了這一個為天地所不容的賤人,另外去找尋佳偶吧。

法蘭西王:這太奇怪了,她剛纔還是您的眼中的珍寶、您的讚美的題目、您的老年的安慰、您的最好、最心愛的人兒,怎麼一轉瞬間,就會幹下這麼一件罪大惡極的行為,喪失了您的深恩厚愛!她的罪惡倘不是超乎尋常,您的愛心決不會變得這樣厲害;可是除非那是一樁奇蹟,我無論如何不相信她會幹那樣的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